中美高层对话火药味十足,拜登比特朗普更难对付?丁学良解读
资讯

中美高层对话火药味十足,拜登比特朗普更难对付?丁学良解读

2021年03月19日 16:29:50
来源:香港號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

1、拜登政府在中美第一次高层对话之前制裁中国官员,实际上就是给美国国内、国际政治也包括中国政界一个信息:拜登政权虽然和特朗普政权有很多敌对的地方,但是在有些方面,他们将不会改变特朗普最后两年的一些基本做法。

2、美国的亚裔最近经常受到攻击,一方面是美国社会里面充满了很多暴力的因素,尤其是爆发疫情下,在美国国内有一些族裔、群体、民族宗教会被作为替罪羊,而受到攻击、污蔑、栽赃。另外一方面也是跟中美之间的关系不好相关。

3、这次中美高层对话,能够达成什么样的具体成果?有几点还是可以期待的。第一,就是对疫情在全球范围内防控这一点,拜登政府也迫切希望跟中国政府之间有合作;第二,中美之间尽快能够对双方的军舰和飞机在中国周边,定出一个双方能遵守的行动规则和沟通的机制;第三,中国赴美留学、学术交流;第四,气候问题;第五,加入新的扩大版TPP。

4、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现在美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向,要把他们在全球其他地方分布的那些力量,特别是军事力量和侦查力量,尽可能地移到中国周边,这样造成了中国自己也要防范起来了。以前双方之间的力量相差是相当大的,大家不是狭路,那条路挺宽的。现在这两个全世界最大的两支军队,就是变成了狭路相逢,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凤凰网香港號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我是陈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在美国的阿拉斯加举行,全球关注。那为什么美国在主动提出要举行这样一个高层会谈的时候,又对中方的官员进行制裁呢?这次会谈之前,中方的态度已经非常的明确,把原则底线都已经公布,那么美国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拜登时代相对特朗普时代来说,对华政策是更有利于两国之间的发展了吗?相关的话题,今天节目时间陈笺请到的是知名学者丁学良教授,一起来探讨一下。

拜登政府会前公布制裁名单在释放什么信息?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丁教授您好!这次拜登政府的高官和中方高层首次会晤,大家都非常关注。但是看到周边的气氛和环境似乎却很差,特别是美方日前宣布对中国14位人大副委员长级别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那么既然美方主动提出对话,那为什么又在谈话前宣布制裁?您认为拜登政府对华的行为方式应该如何解读?怎么去理解?

丁学良:拜登的新当局对华政策方面,为了面对着他们美国国内的各种力量,包括国会、共和党、媒体,也包括他们社会的NGO、一些国际NGO。一方面是要应对他们国内的各种流派,另外一个它要应对国际上各种流派,包括他们的盟国,美国的伙伴,还有国际媒体,面对着两种不同的群体的时候,自从去年年底美国大选格局基本上定下来以后,全世界问的最多的国际政治的问题,都集中在拜登行政当局会跟特朗普的最后两年是不同的吗?不同到什么程度?如果要连续,又连续到什么样的程度?而在所有这些重要的国际政治或者是国际关系的问题上,全世界都很关注的问题,包括美国本国,也包括中国国内。其中前几个大问题,又基本上都是跟中国有关系,虽然不是100%的,但是基本上都是跟中国有关系。

所以拜登行政当局这一次在中美第一次的高官会晤之前做这个事儿,实际上就是给它美国国内,给国际政治,也包括给中国的政界一个信息。虽然拜登政权,实际上他们和特朗普政权有很多敌对的地方,但是在有些方面他们将不会改变特朗普最后两年的一些基本的做法,不是说完全继承,当然所谓的增加制裁人只是他们已经做的,和马上要做的几件事情中的一件,从实质的意义上来讲,那几个动作还不是最厉害的。

亚裔遭攻击:遇难找人背锅 美国历史规律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近期我们看到美国的亚裔最近经常受到攻击,也包括华人。这样事件的发生是偶然?还是因为两国关系紧张所导致的?您怎么看?

丁学良:这中间一部分是美国的特殊现象,一部分是属于国际关系的要素。美国国内的特殊现象就是说,在美国过去200多年的历史上,每一次发生非常重大的国际政治或者非常重大的自然灾害的时候,不是地震,也不是飓风的时候,是跟瘟疫跟流行病,或者跟恐惧的这种谣言相关的时候,在美国国内总归会有一些族裔或者有一些群体或者有一些民族宗教会作为替罪羊而受到攻击、污蔑、栽赃

以前都发生过这种事情,这一次针对华裔的连串的暴力,就刚刚就是在佐治亚州死了8个人。在这一方面是美国的一个特点,美国社会里面充满了很多暴力的因素,我们都知道。但另外一方面也是跟中美之间的关系不好相关,这就是国际政治了。我们都知道在特朗普的最后两年中,有一年多都是属于疫情期间,那么不仅是特朗普本人,他政府里面有些高官,以及极右翼的媒体经常使用跟中国、中国人、华人有关系的这种形容词,放在病毒名字之前。这毫无疑问,对于普通的美国社会里面那些并非专业人士来讲,这种说法本身就制造敌对。但是这种事情在专业人士中是没什么市场的,不管专业人士、白人,更不要说是亚裔了。

中美关系有望缓和 但不要指望奇迹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其实对于这次中美高层对话,两国应该都很期待,因为无论中美贸易战也好,金融战也好,对彼此的伤害都挺大的。那么也有人调侃说,这一次中美的对话选在阿拉斯加,18号在零下18度的地方见面,冷到冰冻。那您觉得破冰有望吗?

丁学良:我觉得在这双方会议之前,美国方面是有内部的紧密的磋商,而且美国也有公开的一些非常重要的讲话或者是报道,预示了美国有相当一部分的政治力量,不希望这一次的会面,拜登行政当局为了在有些方面达到他们的目标而做出过多的让步

比如说,在这次会面之前一次非常重要的研讨会上,就是在胡佛研究所,在特朗普行政当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里面的二把手马修·波廷格做了一次非常重要的讲话,这个讲话会场中出现的人,有好几位都是在特朗普政权中的高官,包括前任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将,马修·波廷格强调的一点就是拜登当局不能为了商业、经济、贸易以及气候变化的这些方面上,跟中国方面达成和解,而在其他方面做出过度的让步。这在美国国内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的政治力量。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拜登政府即便在有些方面希望缓解一下中美关系,他在正式的表态方面也不能显得过分软、过分地缓和。当然这并不排除双方明天的会场上,或许在有的议题上发生针锋相对的争论,我猜想在有些问题上一定会很火爆的。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在这样的高级会谈上,在不是最受到关注的一些点上,还是可能达到一定程度的和缓,但不要指望出现什么巨大的奇迹,那不大可能,那还得等一段时间

中美高层会谈5点可期待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我感觉其实这次美方对中方的态度应该很了解。崔天凯大使日前也接受了包括凤凰在内的几家媒体的联合采访,表明了中方的立场和态度,核心利益和原则底线都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刚刚您也说了美国的一些坚持,那中方是不是了解吃透了美国的立场呢?您觉得相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拜登政府是比较好对付好合作呢?还是依然是一个难题?

丁学良: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中间包含着三个要害,我稍微做一点解释。第一,中美之间过去4年多,到现在基本上所有重大的领域里面都发生了对抗。在过去两年半时间里,有一点公平的讲,中方没有什么,而是美国方面有非常意外的大的变动。因为中方决策的过程是比较慎重的,尤其是对处理和美国的关系,真正使得中国也包括美国的盟国和他们的伙伴,感到有点头疼的都是特朗普行政当局做事的一个方式。

那么拜登行政当局上台以后,就给中方提出了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拜登政府里面有些人在奥巴马时期就已经是在政府里面做了很重要的工作了,那么拜登本人也是副总统,更重要的是,拜登本人在美国国会的参议院里面,外交委员会里面是最资深的领导人之一了。他的行政当局上台以后,会和特朗普行政当局之间在哪些方面有重要的区别?中方必须在这方面要有一个尽早的面对面的一个谈判、面对面的了解、面对面的沟通,这是必须的。

第二个,你说到在过去这几个星期,甚至过去两三个月里面的气氛的话,中方和美方之间的这一次见面,能够达成什么样具体的一些稍微正面的一些成果,我觉得有几点还是可以期待的。

一个就是对疫情在全球范围内防控这一点,我觉得拜登政府也迫切希望跟中国政府之间有合作。因为现在遇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过去两三天的讨论得很厉害。在全世界不同的国家里面用不同的疫苗,中方已经表示了,如果说外国公民用的是中国出口的疫苗的话,那么他们进入中国的签证就会得到比较大的方便。

这个事情对于很多国家是件大事,因为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贸易国家,至少是在实物的贸易方面,不是服务的贸易方面,是全球第一大国,很少有一个主要的经济体跟中国之间没有经济贸易的往来,那么他们的人要进入中国,前提就是你得要注射疫苗,而且要注射中国出口的疫苗。问题是中国出口的疫苗并不是在所有的国家里面都是普遍使用的,那么现在这个问题就可能在中美之间,马上为这个事情就要发生很大的摩擦。欧盟方面已经在做出相应的准备了,说如果中国政府在给签证的时候是看你用的什么疫苗的话,那么欧洲、欧盟不包括英国,欧盟要用相同的方式对待,就是你中国的公民进入欧洲欧盟范围之内,你必须用欧盟所批准的那些疫苗,而不是中国的疫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全球的经济贸易要恢复的话,如果这个事情解决不好,你下一步你怎么办?已经时间拖了那么长了,美国也会有这个情况的。我觉得像这种事情上,是一个迫切需要沟通的点。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在特朗普的最后两年多,他所谓的全球海洋上不受障碍的航行权利,因为在全世界在国际法上面也不只是一个解读,我因为最近看到一些教书,我们要做一带一路课的时候,就把这个问题必须要讲很清楚。那么现在美国的军舰和飞机更加频繁的增加了到了中国周边的所谓巡逻也好、航行也好、飞行也好等等,密集程度是越来越高。同时中国在防范方面密集度也很高,两方面都非常紧张。这个就有可能导致双方的舰船,包括军舰、海警,会在很狭窄的水面发生事故的,这个事故发生以后就很麻烦。所以现在在美国国会方面,在过去两一年多中已经在准备非常详细的法律文件。我看了一下法律文件中也最紧迫的事情之一,是希望中美之间尽快能够对双方的军舰和飞机在中国周边,南海也好、东海也好、印度洋也好,要定出一个双方能遵守的行动规则和沟通的一个机制,我认为这是一件大事。因为现在中国的海军力量已经相当强大了,美国方面最近在一年多来都在要考虑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够中和?现在他暂时不敢讲,完全压倒中国海军的增长的幅度。我觉得像在这第二件事情上,我希望双方能够要谈到这一点,因为一旦出现了失控局面,后果是很难想象的。

第三个,我觉得双方之间可以谈的,也是关系到中国千家万户的,一部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一部分是特朗普社会政策的关系。中国作为最大的留学生的输出国到美国去,美国是最大的接受国,现在这事情还在僵化,包括还有双方在学术方面的一些合作,这种合作对于双方来说都很重要。有些军事安全方面我们不谈,一般的其他的方面的,你还是要把渠道理清楚,比如留学、访问等等。

第四个毫无疑问,美方非常重视的是关于气候变化这个事。因为这一次会看得很清楚,气候变化这个问题,是特朗普时期遭到最多批评的一个国际公共领域的政策。那么拜登在竞选的时候,不断的强调他们要把这个事情给捡回来。

最后一个问题也可能会谈的,随着特朗普退出了TPP和缩小版的TPP,那么在最近几个月,中国最高的领导层多次表示,中国并没有把门关上,中国也可以考虑加入新的扩大版的贸易协定新的TPP。在这方面也可能在谈判的时候美方会提出来,我认为在这些方面都是拜登行政当局在他们竞选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很重要的许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许这些题目可以试探一下。

当然最后一个问题我必须警告一下,有人说拜登行政当局中的高官,说他们在奥巴马时代是做什么的,有些时候学界把奥巴马发表了什么样的政策宣言,什么样的文章提出来,但这只是一个非常局限性的一种背景,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千万不要忘记拜登行政当局中进来的这几个奥巴马时期的老人,在过去3、4年中间,他们绝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有了非常重要、非常显著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变得对中国更强硬,这一点不能够误导公众。

中美共赢的空间将大大地狭窄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丁教授透过表象,给我们揭示了美国对中国强硬态度背后的真正原因,以及中美之间需要解决的多方面的问题。我也留意到关于“疫苗护照”这个问题,大家如果彼此不接受对方研制疫苗的话,可能我们想恢复正常的交往,这一天会更遥遥无期。刚刚您从多个维度给我们带来了思考,到底应该怎么更深入地去理解美国的对华政策?

拜登政府与中国缓解目前紧张关系的意愿肯定是有的,但是他们的行事方法我们也要读懂。我想会谈可能也只是一个起步,那么接下来中美之间怎样能够把目前这种最恶劣的关系修复才是关键。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些原则底线是不能退,但是您觉得大家能否搁置争议,找出一个最大公约数来寻求合作呢?

丁学良:中美之间以前最重要的几个领域里面,能够长期或相对的有一些分享的利益或者叫双赢的,可以妥协的部分,大家都在一条船上的事情,像这些领域并没有完全消失,但空间变得大大地狭窄了。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以前美国方面就认为在金融方面双方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比如美国到中国来投资,中国到美国去投资,这是个双赢的事。但我们看得很清楚,在特朗普的最后两年中,连这个领域里面都变得非常的敏感。你也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美国新任的商业部Gina已经启动了法律的一个过程,要把中国的通讯电讯这些公司在美国享受的商业地位、享受的渠道,要进行很严格的审查。所以像这种领域不会完全关闭,但是却变得越来越狭窄,这一点也要看得很清楚。

第二点,以前双方能够达成很好的共同利益的,就是双方的人员的往来。以前讲虽然有时候两国政府之间吵得很厉害,但并不影响两国民间的交往。以前周总理就讲过一句话,做外交有很多渠道,不仅仅就是两国外交部部长在一起,还有很多别的方面。过去三十几年,在中美之间关系中很重要的一个稳定要素,就是民间的这种往来。那么民间的往来在特朗普最后的两年多也遇到了严重的冲击,但一部分是跟疫情有关系,还有一部分是中国留学生,还有中国的访问学者,以及知识产权和技术相关的,美国用的词很难听的叫“技术间谍”、“商业间谍”。任何一个重要的具有竞争要素的技术、方法或者信息都可能被拉到这个框子里面去。这样一来也使得双方之间能够在一起多做事多合作,虽然不是说百分之五十的平等地分享,但至少就双方之间你多得一点我少得一点,现在也变得越来越狭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一个问题,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现在美国有非常重要的一个趋向,要把他们在全球其他的地方分布的那些力量,特别是军事力量和侦查的力量,要尽可能的移到中国周边,这样造成了中国自己也得要防范了。比如说昨天我看到报告,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内阁里面两个最重要的官员,第一次出国访问就来日本,然后是韩国,都在中国大陆门口。那么他们就讲美国的海军力量和空军力量现在在中国的周边已经完全没有优势了,但不是说已经不堪一击,不是纸老虎。那么他们就要做很多的事,他说中国现在在水面舰和潜艇,就海军已经超过300艘,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算的。

然后再加上中国还有全世界最大吨位的海警船。昨天美国已经宣布了美国海上的也有类似的叫国民警卫队,也有海船,现在也要转到太平洋的这边来了。实际上这个就是针对中国来的。在所有的这些领域里面双方之间狭路相逢这种领域越来越多。这个是我们必须要清醒的。以前双方之间的力量相差的相当大,大家不是狭路,那个路挺宽的。现在这两个全世界最大的两支军队,就是变成了狭路相逢,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现在我们还不能忘记另外一点,美国国内的政治势力,美国的盟友和美国的伙伴,有很多的政府的高级官员背地里讲的话,和他们正面讲的话不是一样的。他们到中国来的时候讲的话,中国人觉得挺开心的,比如“要跟我们做生意,一带一路,共赢,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市场,中国的经济增长对全球的经济增长贡献了多少多少…”。你听着他们对你挺好的,这句话并不完全是假话。

但是他们还有另外的考虑,这种另外的考虑就是他们的安全。在他们的安全这些问题上,咱们在背下也是拼命的要跟美国之间要沟通,就等于要么小孩要打架,一个小孩跟旁边一个大孩子打不过的时候,他要拉另外一个大孩子来掺和过来。这个是人的本性。像这些国家,这些政府在后面起的作用,我们千万不能忽视。他们也给美国的行政当局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为特朗普外交方面被批评的最多的两三点,其中包括一个忽视了他的盟友的要求。那么现在拜登上台以后就要修补。他现在做的很重要的几个举措,我们讲他高官的访问,就是要和全世界打个招呼,也包括向中国政府打招呼,要把他的盟友关系要建立起来。建立起来要干嘛?一大半都是针对中国的,这点我们不能忽视这一点。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所以刚才丁教授给我们讲了非常关键一点,西方的那种外交方式,他的表述和他实质战略思考,还是会有一些距离的,一定要知己知彼很重要。我觉得这次阿拉斯加谈判,虽然在气候环境也好,政治气氛也好,都是零度以下,但对话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期待可以从教授所讲的方方面面,在一些不影响原则底线的范围中,尽可能的去寻找一个个的共识,去一个个地突破,这样才可能扭转特朗普时期所造成的中美关系之间糟糕的局面,至少能够让两国关系重上正轨,谢谢您。丁教授。

丁学良:这是你的美好的愿望,我们也要充分尊重。谢谢。

凤凰网香港號陈笺:谢谢您。

##########
<sub id='nGxNEUZ'><dfn></dfn></sub>
<dir id='yG'><person></person></dir><label id='mWsqSYZc'><marquee></marquee></label>
<listing id='uriM'><listing></listing></listing>
    <dfn id='UvgK'><fieldset></fieldset></dfn><tt id='MRb'><listing></listing></tt><fieldset id='GEAck'><s></s></fieldset><person></person>
    <xmp>
      <small id='VRT'><small></small></small><small id='MsgOoEVH'><em></em></small>
      <address></address><xmp>
      <sub></sub>